俄罗斯贵宾会-俄罗斯贵宾会登陆-Welcome

新闻中心

熏臭深圳 揭秘香港填埋场

来源:南方都市报 时间:2013-11-26 【字号:

        俄罗斯贵宾会观点:这个堆填区距离蛇口最近的距离大约为5 .7公里。这是香港三个堆填区之一,也是香港目前最大的堆填区。

        站在深圳湾口岸,向对岸望过去,山坳里面蓝色的那一块,便是屯门堆填区(即垃圾),即使隔着海,也依然清晰可见,如果用网络地图测算,这个堆填区距离蛇口最近的距离大约为5 .7公里。这是香港三个堆填区之一,也是香港目前最大的堆填区。此前港府扩建三个堆填区的计划遭到香港市民的强烈反对,尤其是屯门区的居民,导致三个堆填区的扩展计划均在立法会讨论时搁浅。而前不久打鼓岭的一场垃圾回收站火灾,则令深港边境的垃圾场问题,引起深圳居民的高度重视。上周五,南都记者就走进屯门堆填区,揭开这个令深圳人谈之色变的堆填区的真面貌。

        大部分地方被“绿胶”覆盖

        从屯门市中心出发,驶往西北方向,经过龙鼓滩、稔湾路,经过两个傍海而建的发电厂,就能到达屯门堆填区。通往堆填区的稔湾路上,许多运载生活垃圾和建筑废料的车辆来来往往,不过,路上除了尘土多了一些之外,并未见到垃圾车的渗漏物,也没有垃圾的臭味。在环保署职员的带领下,南都记者进入堆填区探访。屯门堆填区的总面积为110公顷,其中43公顷是填海所得,另外67公顷是开山所得。整个堆填区依山傍海,面朝着深圳湾,可以清楚地看到对岸的深圳市区。

       从远处看来,堆填区的大部分地方,都被绿色的布覆盖着。环保署职员张先生介绍,这被称之为“绿胶”,用来覆盖暂时没有堆填或者已经堆填过的区域。因此,整个堆填区并不是想象中的垃圾遍布,而是只有小部分区域在使用中。

        南都记者来到离一个堆填区域不远的一个平台上,看到垃圾车正繁忙地往来,往区域里倾倒垃圾,这里也能闻到阵阵垃圾的臭味。不过在堆填区的大部分区域,并闻不到垃圾的臭味。

        垃圾到了堆填区,并不是被简单地填埋。张先生形容,整个堆填区就像一个巨大的兜一样,当垃圾填埋进去之后,最终会把它们扎起来,与外界完全隔离,以确保所收之废物被妥善处置并将对邻近环境的影响减至最低。在堆填区的底部,铺设了多层防渗透层系统以防止地下水受到污染。每天的垃圾填埋进去之后,会在上面盖上土和泥浆,防止尘土飞扬和臭味扩散。

        污水池收集垃圾污水

        南都记者在现场看到几个巨大的污水池,原来,渗入堆填区和废物本身的水液会被堆填区底部的0 .5米厚砂砾层和一系列管道网络构成的渗滤污水收集系统收集,然后进入污水处理系统处理去氨。经过处理完的污水会被排放到公共的污水处理池。

        在污水池的旁边,一座焚化炉也已经建好,但尚未投入使用。这是污水处理完的污泥焚化炉。张先生说,目前污泥仍然是用填埋的方式处理,但是如果用焚化的方法,可以减少很大体积,虽然目前焚化技术已经非常完善,但社会上仍有不同声音。

        此外,在“绿胶”上面,也铺设着管道,这是堆填区的气体收集系统,部分收集所得的气体经过净化后会成为供应堆填区运作所需的部分能源。而其他的则会在燃烧炉内焚烧分解。

        堆填区将变身康乐场所

        屯门堆填区不仅接收陆路运送的垃圾,也接收海路运送的垃圾。堆填区有一套严格的管理制度。垃圾车在进场前要打开背板,接受监控。在进入堆填区时,垃圾车要经过磅桥称重,记录重量。然后按照废物的种类被指派往不同的倾倒区。废物倾倒后随即由推土机推平及压缩机压实以减少废物所占用的空间和提供稳固的工作平台。为防止车辆将泥土或泥浆等带到公众路面,所有堆填区车辆须驶过一个车辆清洗系统后才能离开。在堆填区内,也有洒水车不停在地面洒水,减少尘土飞扬的污染。

        在未来,堆填区堆填完成之后,完成堆填的部分会被盖上一层高密度聚乙烯防渗透层和约两米厚的泥土。覆盖层上会栽种一些合适的植物。覆盖层能减少地面水渗透、气体的排放及防止火警的发生。当堆填完毕后,一套长期及全面的环境监测和保养计划也会随之进行,以确保堆填区得到适当管理。堆填区会“变身”成康乐场所或者其他场地,如高尔夫球场等。

屯门堆填区即将建成的淤泥焚化炉

    170个环境监察站监测海水、河水等

    对于深圳市民所担心的渗漏及污染的问题,据张先生介绍,自开始营运以来,堆填区已实行了一套全面的环境监测计划。堆填区共设有大约170个的环境监察站,分别位于堆填区的周边及邻近的乡村内,为各环境领域做定期样本抽取及测试。工作人员会抽取地下水、地面水、海水等水质样本,以及气体样本等进行检测,确保环境符合合约标准。同时,也有监控生物样本,例如为了确保海水和河水的生物不受污染影响,堆填区的环保工作人员会定期检测海水或河水中的生物,其中包括底栖生物、水生附着生物和蚝。

    屯门堆填区扩建 深圳居民频发声

    正是这个堆填区的扩建,在今年年中,引发了深港居民的广泛关注。住在南山区南海玫瑰园的区太,已经对海对面那块蓝色的“疙瘩山”相当熟悉了,“我相信住在蛇口的人,对这个堆填区的熟悉程度,要比不少香港人还要深吧。”如果用网络地图测算,土门堆填区距离蛇口最近的距离大约为5.7公里。眼能见鼻可闻,相对于距离深圳更近的打鼓岭堆填区,屯门堆填区的扩建可能会给蛇口居民带来的影响更为直接。今年7月9日,深圳居民与屯门区区议员陈云生见面,并托起将深圳居民的意见带到屯门区议会上,直接向香港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反映。

    陈云生在当时的会议上表示,就算是装修,也应该跟隔壁邻居知会一声,堆填区扩建这么大件事香港却没跟深圳打过招呼。早在今年5月,港府行政会议秘书处和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就向港府各部门发出文件,要求从6月起各部门向行政会议及政策委员会提交讨论文件时,除了要考虑香港市民的感受外,也要加入内地公众的反应,同时还要思考需不需要在内地做好有关公关工作。

    最后,屯门堆填区前期研究工作的辩论在立法会被中止,项目被暂时搁置。港府将会在明年继续向立法会提交该计划。“我更希望,港府在重提计划时,能够将深圳居民的意见考虑在内。”区太说,从屯门堆填区扩建事件,到最近的垃圾回收厂大火风波,都可以看到深港之间的环境是密不可分的,涉及环保方面的工作,不可能不影响到深圳,“我觉得,居民的声音已经足够响亮了,就看深港政府之间的协调了。”

作者:
摄影: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